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鄂01民终110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住所地武汉市武昌区。

法定代表人:王行环,院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金花,女,1976年4月30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忠华,男,1979年8月20日出生,汉族,个体工商户,住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菊花,女,1981年10月3日出生,住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

上述三被上诉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万利强,湖北伟宸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住所地武汉市硚口区。

法定代表人:王卫华,所长。

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因与被上诉人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原审被告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2016)鄂0106民初38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2月2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此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2016)鄂0106民初3827号判决书;2、依法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3、依法判决由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1、我院对患者吴小容(刘梅春)的诊断正确,手术有明确的指征且术式选择合理,操作符合规范,患者术后较长时间恢复顺利证实手术成功,后因术后发生并发症经积极治疗无效死亡。对此,我院没有原则性错误,不应承担责任。2、患者的死亡系该疾病、手术后难以完全避免的并发症所致,在手术前我院已经充分告知风险。患者及家属是知晓并愿意承担风险的。因此,认为吴小容的死亡与我院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让我院承担责任,明显不妥。二、对于法院委托的北京明证司法鉴定中心做出的鉴定结论,我院认为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对鉴定程序的合法性不持异议。但对鉴定结论中关于中南医院部分的科学性和客观性不认可。理由如下:1、鉴定书第八页称“对鉴定人入院后及院前多次血常规检查均提示中度贫血的情况关注不够,未请相关科室会诊以明确贫血的原因,对手术的风险及预后评估不够,未尽到高度注意义务,存在过错。”鉴定书关于此部分的结论不能成立。A、术前的多次血常规的检查,说明我院对患者病情的特别关注。“关注不够”的观点显然不能成立;B、关于未请相关科室会诊以明确贫血的原因。法律和规范前提:外科学教材关于慢性脓胸的临床表现和诊断常有长期低热,食欲减退、消瘦、“贫血”、低蛋白血症等慢性全身中毒症状。卫生部医院核心制度关于会诊制度凡疑难病例,均应及时申请相关科室会诊。结合本例实际结论:本例患者因“发热胸痛三周”在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就诊一段时间,后再转入我院,整个病程长,属于一个慢性消耗的过程。根据外科学材料及病理学知识,慢性脓胸的患者伴随贫血症状是常见情形,其原因和机理是明确的。作为胸外科大夫,包括原来患者在前一家医疗机构的主管医生均有这般的认识,不属于疑难病例,没有请其他科室会诊的必要。C、对手术的风险及预后评估。在进行手术前,我院医生多次和患者及其家属沟通,对于患者目前的疾病诊断、治疗方案以及手术可能发生的各种风险进行了详细的讲解和解释。对此,患者和家属是充分了解的,并在此基础上签订了书面的《手术知情同意书》。而且在手术前,麻醉医生也充分了解了患者的各项检查指标,在此基础上确定了麻醉的具体方案,也和家属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家属同样在麻醉知情同意书上签字认可。故,我院和患方的沟通完全是依据相关法律和医学规范进行的,不存在评估不够,未尽到高度的注意义务的过错。2、关于“术中快速冰冻切片快速病理检查”患者知情同意书未见患方签字的问题。3、一般来说,所有的手术其目的均有两点:一是手术切除病变组织,二是根据明确或证实诊断。病理检查作为诊断疾病的金标准是所有手术后都必须进行的步骤。临床实践操作中,术后的病理检查是不需要单独签署知情同意书的。只有患方坚决不同意术后的病理检查才需要另行签订书面意见。术中的快速冰冻切片检查作为病理检查的一个环节在临床实践中是无需单独要求患方签字的。如果要做说明,则仅仅是要说明快速冰冻切片检查的局限性。其具体的实施是不需要患方的书面表示同意的。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对于有可能造成患者人身伤害的检查和操作需要患方的签字同意。而术中对于所切除的部分组织进行快速冰冻切片不会给患者造成伤害的。故,鉴定结论关于快速冰冻切片的签字的结论完全脱离的大多数医疗机构的临床实际,也缺乏法律依据。3、关于鉴定书第9页“考虑不除外存在引流瓶内液、气体回流入胸腔并进一步加重感染的可能”,其结论明显错误。在目前的临床中,胸腔引流系统均是与外界隔离的一次性的无菌物品,其内加注的液体也是无菌的生理盐水。不存在因为引流系统导致感染的可能,更谈不上发生回流现象。而且本例尽管医患双方对CT检查的过程描述有争议和差异,但可以明确的是,在进行CT检查操作时,水封瓶系统已经夹闭。最重要的是,在当天CT检查后,随后的CT检查,胸腔的积气和积液均没有变化。说明患者后来的感染并非来源于胸腔,更谈不上是因水封瓶系统倒吸进入的。4、患者自身存在医从性不佳问题,鉴定书中没有反映。患者在发生感染后,不遵医嘱,不配合医院的治疗是导致其死亡的重要原因,因此应当减轻医方责任,但鉴定书没有体现。综上,我院认为,该鉴定针对我院的诊疗评价中重要的过错点均缺乏明确的事实和医学科学根据,不应采信。三、一审法院判决赔偿项目不符合事实法律依据。1、鉴定费:我院对于吴小容的诊疗行为没有过错,一审法院要求我院承担全部的鉴定费20000元的行为存在错误。即使我院存在过错也应该按照过错比例来承担,而不是承担全部鉴定费用。2、精神抚慰金:我院对吴小容的诊疗行为符合相关医学规范,不存在医疗过错,其损害结果为其自身疾病的发展转归以及手术难以避免的并发症。因此认定院方存在过错来评价精神抚慰金的赔偿标准存在错误。综上,一审法院在一审中事实认定不清,对赔偿项目及数额确定错误,现请求二审法院全面查清本案事实,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保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辩称:1、司法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意见”客观科学,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应当依据该鉴定意见承担过错责任;2、在司法鉴定中对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给患者的诊疗中存在过错的医疗行为有六个方面;3、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对“鉴定意见”的异议均不成立。其一、其对患者中度贫血关注不够,且未请相关科室对此进行会诊以明确原因;对手术风险及预后评估不够,未尽高度注意义务;其二,7月18日《术中快速冰冻切片病理检查患者知情同意书》中预留有患者签名的位置,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未让患者家属签字;其三,引流瓶内液气体回流与胸腔的事实存在,由此加重了感染的可能性;其四,在一审中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对“鉴定意见”存疑,并向法院申请鉴定人员出庭接受质询及重新鉴定,但之后又撤回申请鉴定人员出庭,应当视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已接受该鉴定意见;其五,一审关于鉴定费、精神抚慰金的认定是合理合法的,且符合法律规定。综上,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上诉请求和理由均不成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述称:我所对患者的死亡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一审判决正确。

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赔偿医疗费26,384元、护理费3,92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300元、营养费450元、交通费2,993元、餐饮、住宿费10,218元、死亡赔偿金541,020元、丧葬费23,66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鉴定费20,000元,合计630,499元,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承担60%赔偿责任,即428,299.4元,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承担20%的赔偿责任,即120,000元;2、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承担案件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患者吴小容,女,1953年10月13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公民身份号码。吴小容使用姓名为刘梅春的医保卡前往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进行治疗。马金花、马菊花系吴小容之女,马忠华系吴小容之子。

2014年6月25日,患者吴小容因“咳嗽,右侧胸痛3周”入住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体检:口唇无发绀,胸廓无畸形,呼吸平稳,右下肺语颤微弱,未触及胸膜摩擦感,听诊右下肺呼吸音低,未闻及干湿罗音,语音传导减弱。协和医院胸片2014.06.240956:右下肺野见片状高密度影。左上肺野外带少许结片影。2014年6月30日实验室检查:痰普培(-)、霉培(-)、痰TB-DNA(-)/胸腔穿刺物TB-DNA(-)、T-SPOT(-)、PPD(-)。目前结核相关检查均为阴性。2014年7月2日,患者出院,出院诊断为右侧胸腔积液性质待查;2、左肾结石。

2014年7月10日,患者吴小容入住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胸外科,主诉:咳嗽1月余。查体:右侧呼吸音低,未闻及明显干湿音啰音。6月27日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胸部B超示左侧胸腔少量积液,右侧胸腔异常低回声区。诊断:右侧脓胸;左肾结石。7月14日,在局麻下于超声定位处行穿刺抽液,未能抽出积液,患者无不适,考虑胸腔病灶粘稠,非手术治疗不能清除。7月17日,术前相关检查已经完善,无手术禁忌,右侧胸腔积液包裹,无法抽出,右下肺不张,手术指征明确,拟明日手术。7月18日在局麻下行右侧开胸探查,术中见胸腔大量凝固性坏死组织,彻底清除该病变组织后探查,见右中下肺叶脏层胸膜广泛增厚,肺膨胀受限,遂仔细剥离该增厚胸膜至肺膨胀良好,手术经过顺利,术后返病房行抗炎、祛痰、补液对症处理。7月19日,患者术中探查病灶性质为结核可能性大,待病理结果明确后决定是否行抗痨治疗。7月21日,DR检查报告单,诊断意见:右侧脓胸清除术后,右侧皮下气肿,左侧胸腔少量积液。7月22日,昨日引流胸水淡红色,约200ml,胸管通畅,无气体溢出,复查胸片示右下肺较术前复张,但仍需保留胸管。7月25日,双肺未闻及明显干湿性啰音,胸管通畅,引流胸液约250ml,无气体溢出。诊疗意见:暂保留胸管,嘱患者积极下床活动,拔管前复查胸部CT,了解肺复张情况,及有无包裹性积液。7月28日,胸管引流胸水少许,无气体溢出,已行痰培养,待培养结果回报后必要时调整抗炎治疗,拟复查血常规,胸部CT检查。7月29日,CT检查诊断报告:检查所见:右侧胸腔内可见引流管影,右侧胸壁增厚肿胀,皮下可见积气影,呈术后改变;右侧胸腔内可见低密度积液影及少许极低密度积气影;双侧胸廓对称,胸壁完整。纵膈居中,未见明显肿大淋巴结。左下肺胸膜下见团块状软组织影,边界欠清楚,大小约64mm*35mm;肺窗示右肺见斑片状高密度影,以右下肺为著;余未见明显异常密度影。诊断意见:右侧脓胸术后改变,右侧胸腔积液积气,右××症;左下肺胸膜下软组织影。7月30日,行CT检查后开始畏寒发热,最高温度约38.5℃,给予对症处理发热消退,仍有咳嗽咳痰。胸腔闭式引流量少,其中一根引流管无明显引流液。8月1日,患者间断发热,最高约39℃,诊疗意见,给予退热栓后可退热,胸管引流胸水淡红色,量少许,检验科回报血培养发现G(+)细菌。诊疗意见:血常规示中性粒细胞百分比异常升高,发热为阳性菌感染所致可能性大,可先换用替考拉宁抗感染,注意观察发热及血常规变化情况,待药敏最终结果明确后调整治疗方案。8月11日,给予拜复乐抗炎治疗体温无明显下降趋势,今日请呼吸内科会诊。8月12日,给予患者拜复乐治疗抗炎时出现心慌,停药后缓解,加用比阿培南抗炎治疗,发热无明显改善。目前尚不能完全排除结核引起的发热的可能,今日加用口服抗结核药物,注意观察体温变化及药物不良反应。8月13日,患者口服抗结核药物不能耐受,伴呕吐、腹泻,给予补液、止泻对症处理。8月15日,分别请感染科及呼吸内科会诊,建议给予利奈唑胺抗感染治疗,复查胸腹部CT,再次行血培养。遵会诊意见执行,告知患者及其家属行血培养的必要性,患者及其家属拒绝。8月16日,患者寒战发热,伴恶心腹泻。8月17日,患者因休克由胸外科转入ICU,转入时呼之不应,面色紫绀,心电监护示:HR162次/分,呼吸36次/分,血压71/29mmHg,指脉氧饱和度测不出。至14:50分,患者仍无自主心律恢复,双侧瞳孔散大到边,无光反射,疼痛刺激无反应,一切深浅反射均不能引出,宣告临床死亡。

一审法院依职权调查患者吴小容的身份情况,武汉市武昌区东亭派出所就患者吴小容的身份情况进行调查后,认定2014年8月17日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因病死亡的患者系比本案中的患者吴小容,并非刘梅春。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对此均无异议。

2015年8月19日,一审法院委托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对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对患者吴小容(刘梅春)的诊疗行为有无过错、过错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无因果关系及责任程度进行鉴定。

2015年11月26日,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京正【2015】临医鉴字第24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为:(一)对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医疗行为的评价,根据被鉴定人入院时现病史、影像检查及体格检查,医方初步诊断“右侧胸腔积液性质待查:右侧结核性胸膜炎、××旁胸腔积液、胸部肿瘤并胸腔转移成立,安排完善相关检查明确诊断,在临床检查不支持结核的情况下安排外科会诊并建议转外院外科治疗,符合医疗常规及患者病情的客观需要,未见明显过失。(二)对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疗行为的评价:1、医方根据被鉴定人的临床症状、体征及外院结核专科检查结果:暂不支持结核,无明显全身感染症状,给予“右侧脓胸廓清术”符合临床技术操作常规及患者病情的客观需要。但对被鉴定人入院后及院前多次血常规检查均提示中度贫血的情况关注不够,未请相关科室会诊以明确贫血的原因,对手术的风险及预后评估不够,未尽到高度注意义务,存在过错。术前就相关风险向患方进行告知并征得签字同意,但“术中冰冻切片快速病理检查”患者知情同意书未见患者签字;2、根据现有病历记载29日(术后第十一日)CT检查前引流情况记载均无气体溢出,21日胸片未见积气,结合当日CT检查见“右侧胸壁增厚肿胀,皮下可见积气影,呈术后改变;右侧胸腔内可见低密度积液影及少许低密度积气影”及听证会上医患双方陈述事发当日情形,考虑不除外存在引流瓶内液、气体回流入胸腔并进一步加重感染的可能;3、被鉴定人发生高热后医方护理记录不全,存在过错,但病程记录对病情变化进行了记载并给予血、胸腔引流物、痰培养及药敏,并根据药敏结果调整用药,根据实际情况请相关科室会诊并对症处理未见明显过失;4、被鉴定人住院期间多次检查血常规血红蛋白均>60g/L,不存在绝对输血指征;5、手术与麻醉记录关于出血量有较大出入,存在过错,但手术前后血常规各项指标无明显差异;6、医方多处病历记载欠规范,存在过错;7、7.18术中行颈内静脉穿刺并置管,术后医嘱:CVC护理,复阅护理记录26-28无静脉置管的情况记录,存在过错;8、根据被鉴定人术中所见结合术后相关治疗效果,考虑结核性脓胸可能性大,医方术后已考虑到该情况,并在其他治疗无效情况下于8.12予抗痨治疗,符合临床诊疗原则,未见明显过失。(三)过错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其参与度,被鉴定人死后未行尸检,无法获知确切病理学死亡原因,根据现有病历记载推测其死亡原因为脓胸廓清术后继发感染,终因感染性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分析其感染发生的原因考虑以下方面因素:1、脓胸本身即为感染源,手术操作会加重局部组织水肿及炎症反应,29日CT证实存在右下××症;2、被鉴定人入院后多次血常规检查多项细胞数量均有一定程度下降,后续感染发生后早期白细胞升高不明显,不除外自身存在其他系统疾病,使感染难以控制;3、武汉大学中南医院7.29CT过程中可能引发了引流瓶内液气体回流入胸腔,并加重了感染的程度;4、血源性感染。综合疾病、医疗风险及医院过错分析,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医疗过错与被鉴定人最终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应为部分责任,参与度50-60%。

鉴定意见为:1、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对刘梅春(吴小容)实施的诊疗行为未见明显过错;2、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对刘梅春(吴小容)实施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该过错与刘梅春(吴小容)的死亡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应为部分责任,参与度50-60%。此次鉴定费用20,000元,由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支付。

审理过程中,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对上述鉴定意见不服,申请鉴定人出庭。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撤回鉴定人出庭申请。

案件经一审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因争议过大,未能达成一致的调解意见。

一审法院认为:患者吴小容因“咳嗽,右侧胸痛3周”入住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后因“咳嗽1月余”入住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就诊治疗,双方医患关系形成。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起诉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对吴小容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并导致其死亡,要求医方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故此案属于医疗损害责任纠纷。

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是否应就患者吴小容的死亡承担过错。

一审法院认为,对于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京正【2015】临医鉴字第24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系经双方共同协商一致,由一审法院依法委托,通过医患双方提交的证据材料的分析及合议形成的一致意见,鉴定程序合法,不存在明显不公、滥用职权、徇私舞弊或者伪造鉴定资料的情况。对于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京正【2015】临医鉴字第24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虽提出异议,但其异议的理由未对该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造成影响,故对该鉴定意见书一审法院予以采信。

根据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京正【2015】临医鉴字第24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对患者吴小容治疗的过程中存在对被鉴定人入院后及院前多次血常规检查均提示中度贫血的情况关注不够,未请相关科室会诊以明确贫血的原因,对手术的风险及预后评估不够,未尽到高度注意义务,且不排除患者在进行CT检查时存在引流瓶内液、气体回流入胸腔并加重感染的可能、医方多处病历记载欠规范、诊疗行为的记载缺失的过错,上述过错行为与患者最终死亡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患者吴小容自身病情、医疗过错行为与吴小容死亡后果之间存在的因果关系,结合法医病理学文证审查意见等综合因素,酌定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此案中承担55%的民事赔偿责任。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诉请中要求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承担赔偿责任,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该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就吴小容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且根据鉴定意见书,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亦无过错,故其要求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承担责任的诉请,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应承担的民事责任范围问题。

一审法院对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的损失分析认定如下:

1、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患者吴小容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医疗费尚未结清,经一审法院核算后认定吴小容自付的医疗费为预交金25,000元,一张住院费用发票1,384元,其中统筹支付772.29元,自费611.71元,合计自费支出25,611.71元。医疗欠费部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可另行主张权利。关于患者吴小容使用他人医保卡进行诊疗的行为,相关权利人可另行主张权利。

2、住院伙食补助费:吴小容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住院治疗38天,其住院伙食补助费一审法院酌情认定为570元(15元/天×38天)。

3、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虽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护理情况,但考虑到吴小容住院期间有护理的需要,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诉请3,924元超过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调整为3,241.76元(31,138元/年÷365天×38天)。

4、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一审法院对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的交通费酌情认定为2,000元。

5、死亡赔偿金: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照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诉请541,020元未超过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6、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诉请23,660元未超过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7、鉴定费: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支付的鉴定费20,000元系为确定其损失支出的必要费用,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8、餐饮、住宿费用:餐饮费,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诉请无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住宿费,一审法院酌情认定500元。

9、精神抚慰金:综合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害方式、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及本地平均生活水平进行认定。对该项诉请一审法院酌情认定30,000元。

综上,一审法院确认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的损失为:医疗费25,611.7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70元、护理费3,241.76元、交通费2,000元、死亡赔偿金541,020元、丧葬费23,660元、住宿费500元,以上共计596,603.47元,武汉中南人民医院承担55%的责任,计算为328,131.9元(596,603.47元×55%);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另外,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先行垫付的鉴定费20,000元,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承担。

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于此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一次性赔偿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328131.9元;二、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于此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一次性赔偿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30,000元;三、驳回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此判决指定的期间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209元,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承担1,764.95元,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自行承担1,444.05元;鉴定费20,000元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承担(此两款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已垫付,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随同上述款项一并给付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

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认为一审遗漏认定:审理中,其对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京正【2015】临医鉴字第24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存疑,并书面向法院申请重新鉴定的事实。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且未提交新的证据,对一审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京正【2015】临医鉴字第24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是经一审法院委托,并在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与被上诉人马金花、马忠华、马菊花及原审被告武汉市结核病防治所共同协商一致的情况下进行的,且鉴定机构的选定及鉴定内容也是经双方当事人共同确认的,因此,该鉴定程序合法。且“鉴定意见”是经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对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本案所涉诊疗过程中存在的不足进行分析论证后得出的,虽然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对“鉴定意见”有异议,并提出重新鉴定,但审理中又未能举证推翻该鉴定意见,故对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认为该鉴定意见书结论不实,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上诉意见,本院依法不予采信。由于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要求重新鉴定的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可以重新鉴定的情形,故本院对此请求依法不予支持。由于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对患者吴小容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且患者吴小容已死亡,而涉案司法鉴定也是因此事引起,故一审认定鉴定费由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承担,以及一审综合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过错程度、侵害方式、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及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及本地平均生活水平酌情认定精神抚慰金为30,000元并无不妥。据此,一审依据查明的事实、“鉴定意见”及法律规定,认定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涉案纠纷中承担55%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应予以驳回。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209元,由上诉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肖 曼

审判员 白 瑞

审判员 张海鹏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五日

书记员 熊 柳

 


2018年05月21日

马金花等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二审判决书

更新时间:

当前分类

  • 评论列表
  •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
pt电子游戏网站_武汉医疗事故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