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鄂硚口民一初字第01054号

原告:张绍文,男,1951年12月30日生。

委托代理人:万利强,湖北伟宸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住所地:武汉市。

法定代表人:徐永健,该医院院长。

原告张绍文与被告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以下简称同济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刘僖担任审判长,由人民陪审员舒娜、吴红武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绍文、委托代理人万利强、被告同济医院委托代理人杜金凤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绍文诉称:患者张鹏2013年5月9日因消化道出血到被告处住院治疗,于同月10日,在未对患者肝脏进行全面检查尤其是未检查肝脏是否癌变的情况下,对张鹏行“病肝切除+原位肝移植”手术。同日上午,医生将切下的病肝送病理科病检。同年6月1日,张鹏出院,出院后定期在被告处复查。2014年3月5日,张鹏因脾功能亢进到武汉市中心医院住院,后诊断为转移性恶性肿瘤。原告认为被告违法医疗常规和职业操守,在未检查肝脏是否癌变的情况下,针对肝硬化而进行肝移植,给患者张鹏身体造成巨大伤害,承担巨额医疗费用,侵害了张鹏的选择权。在肝移植后,被告未按时发送和催收病理检查报告单,致使张鹏患肝癌的病情长达十一个月之久才被发现,延误了肝癌的治疗时间,加重了张鹏的病情,并导致癌症转移到肺及大脑,并因被告长时间只针对移植进行抗排斥治疗,这种治疗又加重了张鹏的病情,最终导致张鹏死亡,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被告应依法承担侵权责任,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328627.03元(同济医院住院费用306241.26元、同济住院期间血液制品12720元、肝移植同济医院复查费用6259.86元)、护理费75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500元、死亡赔偿金497040元、丧葬费21608.5元、误工费(张鹏:截至2014年9月16日)51626元、交通费5000元、鉴定费1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以上共计980901.53元,按责任划分被告承担488328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张绍文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一、市二医院出院记录2份(2013-2-2至2-8、2013-2-18至2-26)。该证据证明到同济医院住院前,患者张鹏患乙肝肝硬化。

证据二、同济医院住院病历(2013-5-9至6-10)、病理检查报告单(未归入住院病历)、关于患者张鹏医疗投诉的答复意见。该证据证明1、张鹏因肝硬化在被告处行肝移植手术。2、被告在为张鹏行肝移植术前没有为张鹏检查和诊断肝脏是否已癌变。3、肝移植后将手术切除的病肝送病检,病理报告单显示病肝为肝癌,也就是说,张鹏在肝移植术时肝脏已经癌变。4、病肝的病理检查报告单在肝移植术后第7天后出来,但病理室没有送给住院医师,住院医师也没有催收,被告直到肝移植术后11个月时因张鹏的查找才在病理室找到病肝的病理检查报告单。5、原始住院病历中没有病肝的病理检查报告单,被告医师没有掌握张鹏在移植时已患肝癌的病情,没有针对张鹏患肝癌的病情进行进一步的预防和治疗,在病历中完全没有肝癌的诊断和治疗记录。

证据三、同济医院移植患者随访手册。该证据证明张鹏肝移植术后在被告处的复查情况。

证据四、武汉市第二医院住院出院记录2份(2014-3-15至3-25、2014-4-9至4-17)、武汉市第六医院出院记录(2014-4-21至4-27)、武汉市第二医院出院记录9份(2014-4-30至5-8、2014-5-16至5-26、2014-6-9至6-18、2014-7-1至7-10、2014-7-20至7-29、2014-8-8至8-22、8-22至8-29、2014-8-29至9-12、2014-9-12至9-16)、居民死亡殡葬证。该证据证明1、张鹏于2014年在二医院、六医院诊断出患肝脏恶性肿瘤,转移后继发肺恶性肿瘤、脑恶性肿瘤。2、张鹏在二医院、六医院的治疗经过;3、张鹏于2014年9月16日因肝、肺、脑恶性肿瘤而死亡。

证据五、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医疗费用结算清单。该证据证明张鹏在被告处肝移植所花医疗费用306241.26元。

证据六、卫尔康大药房收据2份。该证据证明张鹏因肝移植所花血液制品费用。

证据七、同济医院检验申请单23份及门诊收费票据9张。该证据证明张鹏肝移植复查费用。

证据八、门诊收费票据22份。该证据证明张鹏肝移植后在其它医院的诊治癌症所花个人自费费用3405.91元。

证据九、未婚未育证明、户口本、亲属关系证明。该证据证明张鹏为城镇户口、原告与张鹏的亲属关系、张鹏未结婚无子女、张鹏母亲已去世。

证据十、鉴定费发票。原告支出鉴定费发票12000元。

对于原告张绍文提交的上述证据,被告同济医院对证据一、三、四、五、八、九、十无异议;证据二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第1点无异议,证明第2点有异议,没有任何文献资料显示患者有肝癌的病变,证明内容3、4、5有异议;证据六不是正规的发票,无客户的名称,是否与本案有关联不清楚,对于其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据七真实性无异议,申请单是否结算应该有相对应的票据,23份申请单不能作为检查实际支出的费用,认可9张门诊收费票据的金额。

经本院核实,对于被告真实性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对于被告提出的证据六的异议理由成立,本院对证据六不予认可。

被告同济医院辩称:我院认为医方对患者张鹏的入院诊断是明确的,乙肝肝硬化等病情,医院行手术符合医疗规范,该手术没有过错,就目前医疗文献记载也无法确定患者在肝移植之前有肝癌,肝移植的手术是良好的,是延缓了患者的生命,对于肝移植手术是没有过错的;2、医方对病理检查结果没有告知患者,对于这个过错我院一直未回避;3、患者后期因为肝癌转移之后进行相关的检查,在2014年9月16日死亡,没有进行相关的尸检,医方认为两者之间没有关联性,即死亡系患者的肝癌原发疾病致其死亡;4、医方愿意在自己的过错范围内进行合理的补偿。

被告同济医院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一、住院病历一本,证明原告诊疗过程符合医疗规范及原则。

对于被告同济医院提交的上述证据,原告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3年5月9日,患者张鹏(非农业人口)因消化道出血、乙肝肝硬化诊断收入被告同济医院住院诊治,2013年5月10日01:45在全麻下行病肝切除+原位肝移植术治疗,2013年6月10日出院诊断乙肝肝硬化,住院32天,共花费医疗费457340.17元,其中原告自行承担308941.26元。在被告处住院期间,2013年5月17日病理检查报告显示原告肝脏高-中分化肝细胞癌。2014年3月15日,患者张鹏主因脾功能亢进4年收入武汉市中心医院,同月25日患者张鹏出院诊断为转移性肿瘤。后因治疗恶性转移性肿瘤,患者张鹏多次在武汉市第六医院及武汉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其中武汉市第六医院住院6天,武汉市中心医院住院102天,花费门诊费用共计3405.91元。2014年9月16日患者张鹏因呼吸衰竭,循环衰竭死亡。原告认为被告同济医院因医疗过错行为对原告造成了经济及精神的巨大伤害,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故诉至本院,要求被告同济医院对其进行赔偿。

本院在立案阶段委托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对被告同济医院的医疗行为进行过错鉴定,其鉴定意见为:同济医院在对患者张鹏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在患者死亡结果方面的法医学立场分析为轻微因果关系程度,在患方对肝移植术的决策方面的法医学立场分析为主要因果关系程度,是否妥当供法庭审理裁定参考。原告支付鉴定12000元。

本院认为:患者张鹏因消化道出血、乙肝肝硬化诊断收入被告同济医院住院诊治,2013年5月10日01:45在全麻下行病肝切除+原位肝移植术治疗,患者张鹏肝移植术本身的术后效果良好,被告同济医院对患者张鹏的诊疗过程中,对乙肝肝硬化、消化道出血的诊断正确,术前未能按照医嘱进行腹部CT复查存在医疗不足,术后未能向患方告知病理诊断存在告知缺陷,表明医院存在医疗过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之规定,被告同济医院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告同济医院在患者张鹏因恶性肿瘤死亡结果方面的法医学立场分析为轻微因果关系程度(5%),在患方对肝移植术的决策方面的法医学立场分析为主要因果关系程度(70%)。

对原告因肝移植术而发生的损失作出如下认定:医疗费以实际票据自费承担的为准,在被告同济医院医疗费308941.26元,住院32天,住院伙食补助费480元、护理费1920元(60元/天×32天)、交通费350元,以上共计311691.26元;对原告因恶性肿瘤死亡而发生的损失作出如下认定:在武汉市第六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住院费3405.91元,住院天数108天,住院伙食补助费1620元、护理费6480元(60元/天×108天)、交通费2000元、死亡赔偿金497040元、丧葬费21608.5元,以上共计532154.41元;原告因申请司法鉴定支付鉴定费12000元;对于原告提出的误工费,因未向本院提交任何证据证明误工损失,故本院不予支持;对于精神抚慰金,考虑本案的实际情况,本院酌情认定20000元。被告同济医院按责任比例划分后承担赔偿责任,应赔偿原告张绍文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73191.61元(311691.26元×70%+532154.41元×5%+12000元×70%+20000元)。综上,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绍文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73191.61元。

二、驳回原告张绍文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收取2638元,由原告张绍文负担791元,被告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负担1847元(此款原告已预交,被告在付清上述款项时一并给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收款单位全称:武汉市财政局非税收入缴专户市中院诉讼费分户;开户行:农行武汉市民航东路分理处832886。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刘 僖

人民陪审员 舒 娜

人民陪审员 吴红武

 

二〇一六年三月九日

书 记 员 刘 丹

 


2018年05月21日

原告张绍文与被告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判决书

更新时间:

当前分类

  • 评论列表
  •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
pt电子游戏网站_武汉医疗事故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