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鄂江岸民初字第03140号

原告李某。

法定代理人李天明,男,汉族,系李沛玲的父亲,住湖北省钟祥市。

法定代理人王蓉,女,汉族,系李沛玲的母亲,住湖北省钟祥市。

委托代理人万利强(特别授权代理),湖北伟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武汉市儿童医院),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

法定代表人邵剑波,中心主任。

被告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

法定代表人徐永健,院长。

原告李某诉被告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武汉市儿童医院)(以下简称市儿童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以下简称同济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2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侯立平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丁红霞、施红星参加的合议庭进行审理。2016年4月6日,原告李某向本院申请撤销对被告同济医院的起诉,本院依法予以准许。原告李某于2015年12月7日向本院申请司法鉴定,本院依法委托武汉荆楚法医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2016年3月31日,该鉴定所以“李某肾脏萎缩原因比较疑难复杂”为由向本院退案。本院依法另行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2016年6月6日,上述鉴定中心向本院出具同济司法鉴定(2016)法医临床YL0037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本院于2016年7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某的委托代理人万利强,被告市儿童医院的委托代理人李文专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某诉称:2014年7月22日下午,李某因“腹部包块4天”到市儿童医院普外科住院。入院查体:体温37℃,脉搏100次/分,呼吸30次/分,无其它异常症状。专科情况:患者右上腹可及一包块,大小约150px×125px,质韧,活动度可,边界尚清,压痛阴性。入院诊断为:××变。入院当日查血常规正常。23日,腹部CT平扫示:××变,神经源性肿瘤(神经母细胞瘤?)可能性大。24日,茶酚胺定性试验阴性,25日查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NSE)24.9ng/mL(0-16.3)。26日李某行泌尿造影+静脉泌尿系造影(KUB+IVU)示:双肾分泌功能正常;双肾、输尿管、××变。7月30日10:40至12:50,市儿童医院在全麻下对李某行“腹膜后肿瘤切除术”,××理提示:(右侧腹膜后)节细胞神经母细胞瘤(混合型)。术中12:30,原告心率达140,血压下降约80/40mmHg。12:52请外科重症监护会诊,术后转入SICU,13:27告病危,嘱留置导尿。30日李某转入SICU后,体温达38.5℃。急查血常规、电解质、心肌酶谱,血常规示白细胞高达18.02G/L,血红蛋白107g/L,谷草转氨酶319U/L(15-46),磷2.02mmol/L(1-1.9),肌酸激酶664U/L(30-170),肌酸激酶同工酶MB78U/L(0-24),乳酸脱氢酶﹥753U/L(165-315)。给予阿莫西林氟氯西林、头孢曲松、脾多肽、血凝酶、磷酸肌酸酶、恩丹西酮、维生素等治疗,31日8:27从SICU转回普外科。8月1日查白细胞高达13.9G/L,体温达39.3℃左右。经治疗,病情转稳,于8月11日出院,出院诊断为:右腹膜后节细胞神经母细胞瘤(混合型)。

2014年8月26日,李某到同济医院住院,对腹膜后节细胞神经母细胞瘤进行化疗。27日CT检查示:右肾形态变小,右肾发育欠佳或萎缩可能,建议结合临床。之后至2015年7月,李某又陆续在同济医院住院八次,均是进行化疗或复查。第五次住院期间的12月1日CT检查示:右肾体积缩小,考虑为发育欠佳或萎缩可能,建议结合临床;第七次住院期间的2015年1月19日B超示:左、右肾大小分别为240px×100px、150px×52.5px,右肾边缘不光滑,双侧输尿管不扩张。结论为:右肾体积缩小;第八次住院期间的2月28日CT检查示:右肾体积缩小,考虑为发育欠佳或萎缩可能,建议结合临床;第九次住院期间的2015年7月1日CT检查示:右肾体积缩小,考虑为发育欠佳或萎缩可能。

2015年8月10日,李某到市儿童医院复查,彩超示:右肾形态失常,大小为95px×30px,集合系统未见明显分离,肾皮髓质分界欠清晰,肾实质内未见明显肿大图像。右肾血流信号稀疏;左肾大小为232.50000000000003px×97.5px,结论为:右肾体积较左肾明显小,右肾血流稀疏。10月14日再次复查,彩超示:右肾体积缩小,形态尚可,大小为97.5px×27.500000000000004px。右肾血流信号稀疏,仅可见星点状血流信号;左肾体积增大,大小为254.99999999999997px×110.00000000000001px,结论为:右肾体积缩小,左肾体积代偿性增大。李某认为市儿童医院违反诊疗常规,在手术过程中损害其肾脏,导致其右肾萎缩,故诉至本院,请求判令:1、市儿童医院赔偿李某各项损失共计197,722.58元,其中医疗费14,932元、后期治疗费30,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460元(60元/天×91天)、护理费5,118.58元(31,138元/年÷365天×60天)、营养费5,460元、残疾赔偿金94,752元(11,844元/年×20年×0.4)、交通费食宿费1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鉴定费12,000元;2、本案的诉讼费由市儿童医院承担。

被告市儿童医院辩称:1、李某与市儿童医院之间的医疗损害有相应的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市儿童医院愿意按照鉴定结论进行赔偿;2、关于李某的诉讼请求,市儿童医院认为应按照2015年的标准进行赔偿。

经审理查明:李某于2010年3月19日出生,居住在湖北省钟祥市,系农业户口。李天明、王蓉系李某的父亲、母亲。

2014年7月22日下午,李某因“腹部包块4天”入住市儿童医院,查体:体温37℃,脉搏100次/分,呼吸30次/分,BP:未测mmHg。神志清楚,正常。腹部外形正常,全腹柔软,压痛和反跳痛阴性,右上腹可及一包块,肝脏肋下未触及,脾脏肋下未触及,双肾未触及。专科情况:右上腹可及一包块,大小约150px×125px,质韧,活动度可,边界尚清,压痛阴性。辅助检查CT示:××变。诊断:××变。2014年7月23日腹部CT平扫+增强+MPR检查报告单示:……右肾动脉部分被包绕;影像学诊断:××变,神经源性肿瘤(神经母细胞瘤?)可能性大,请结合临床相关检查定性,胰胆管稍扩张。7月26日泌尿造影+静脉泌尿系造影(KUB+IVU)影像诊断报告书:意见:双肾分泌功能正常;双肾、××变。

2014年7月29日,李某母亲王蓉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字。7月30日11:10,市儿童医院在全麻下对李某行“腹膜后肿瘤切除术”,××理提示:(右侧腹膜后)节细胞神经母细胞瘤(混合型)。李某8月11日出院,出院诊断为:右腹膜后节细胞神经母细胞瘤(混合型)。实际住院20天。李某个人支付住院费14,932元。

2014年8月26日,李某因“(右侧腹膜后)节细胞神经母细胞瘤术后一月余”入住同济医院,腹部CT提示:腹膜后节细胞神经母细胞瘤术后改变;右肾形态变小,右肾发育欠佳或萎缩可能。9月9日出院,出院诊断:腹膜后节细胞神经母细胞骨髓?出院记录中出院医嘱载明加强营养。此后2014年9月23日至9月30日、10月14日至10月22日、11月6日至11月13日、11月28日至12月8日、12月23日至12月29日、2015年1月12日至1月24日、2月26日至3月2日、6月28日至7月1日期间多次在同济医院住院治疗。李某在同济医院住院天数共计71天。

2016年5月24日双肾SPECT检查报告单:诊断意见:双肾动脉显像:左肾血流灌注及摄取功能大致正常,排泄通畅;右肾未见明显影,请结合临床。

案件审理过程中,李某向本院申请对市儿童医院在诊疗李某过程中是否存在医疗过错,如果存在医疗过错则该行为与李沛玲肾脏萎缩的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如果存在因果关系,该医疗过错行为的过错参与度是多少、责任比例是多少以及李沛玲的伤残等级、后期治疗费、护理时间进行司法鉴定,本院依法委托武汉荆楚法医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2016年3月31日,该鉴定所以“李某肾脏萎缩原因比较疑难复杂”为由向本院退案。本院依法另行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2016年6月6日,上述鉴定中心向本院出具同济司法鉴定(2016)法医临床YL0037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部分载明:1、被鉴定人以下临床诊断成立:右腹膜后节细胞神经母细胞瘤,腹膜后节细胞神经母细胞瘤术后右肾萎缩;2、被鉴定人术前检查双肾形态、功能正常,术后即出现右肾萎缩,分析其原因系术中肾动脉损伤所致;根据市儿童医院住院病历资料分析,认为医方虽然临床诊断正确,术前检查完善,治疗原则合理,但存在以下医疗过错行为:(1)术前告知不详,未针对肿瘤的特殊病情重点告知术中损伤肾动脉而致术后肾萎缩的可能;(2)手术记录未详细描述肾动脉处理情况,表明医方对此重视不足,不排除操作欠精细而损伤肾动脉的可能;(3)术后对右肾萎缩的后果重视不够,未跟踪观察并行SPECT检查;3、综合医患双方的因素分析,认为被鉴定人右肾萎缩与医方的医疗过错行为存在共同型因果关系,建议其过错参与度为50%(供参考);4、被鉴定人近期双肾SPECT检查提示右肾未见明显显影,即右肾完全萎缩,评定其为七级伤残,后期需密切监测血压,必要时择期行右肾摘除术,后期医疗费应据实赔付,若需提前结案,建议给予后期医疗费30,000元,护理时间给予60日。鉴定意见为:市儿童医院对李某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与其右肾萎缩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建议其过错参与度为50%(供参考);李某的伤残程度评定为七级,后期医疗费30,000元或据实赔付,护理时间给予60日。李某支付鉴定费12,000元。

另查明,2016年公布的上一年度湖北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性收入为11,844元/年,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平均工资为31,138元/年。

因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较大,调解无果。

上述事实,有原告李某提交的市儿童医院住院病历、同济医院住院病历、市儿童医院彩超诊断报告单、钟祥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住院医疗费结算单、出生医学证明、结婚证、户口本、社会救助证、同济司法鉴定(2016)法医临床YL0037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被告市儿童医院提交的同济司法鉴定(2016)法医临床YL0037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等证据在案佐证,并经庭审质证核实,足以采信。

本院认为,李某于2014年7月22日至8月11日期间在市儿童医院住院治疗,李某与市儿童医院形成医疗关系。经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确定,市儿童医院对李某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与其右肾萎缩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建议过错参与度为50%(供参考),故市儿童医院对李某右肾萎缩的损害后果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本院认定市儿童医院应对李某的损害后果承担50%的赔偿责任。

本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依法核定李某的损失如下:1、李某医疗费14,932元;2、后期治疗费30,000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1,365元(15元/天×91天);4、营养费,本院酌定为1,365元;5、残疾赔偿金94,752元(11,844元/年×20年×40%);6、护理费5,118.58元(31,138元/年÷365天×60天);7、交通费,本院酌定为3,000元;8、鉴定费12,000元;上述费用共计162,532.58元。市儿童医院承担50%的赔偿责任即向李某赔偿81,266.29元(162,532.58元×50%)。另外,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酌定市儿童医院向李某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上述费用合计96,266.29元。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李某各项损失合计96,266.29元;

二、驳回原告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289元,邮寄费40元,合计1,329元,由原告李某负担526元,被告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负担803元。因上述款项已由原告李某预交本院,被告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向原告李某支付803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侯立平

人民陪审员  丁红霞

人民陪审员  施红星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婀娜

 


2018年05月21日

李某与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更新时间:

当前分类

  • 评论列表
  •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
pt电子游戏网站_武汉医疗事故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