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鄂0102民初3909号

原告赵荣,女,1949年4月21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江岸区,

原告白迪,男,1981年8月3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江岸区,

上述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万利强(特别授权代理),湖北伟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武汉市中心医院,住所地:武汉市江岸区。

法定代表人:夏家红,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徐浩(一般授权代理),男,汉族,武汉市中心医院神经外科医生,

委托代理人万玲(一般授权代理),女,汉族,武汉市中心医院医务处科员,住武汉市江岸区,

原告赵荣、白迪诉被告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7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汤莉莉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陈文萍、许鹏洲参加的合议庭进行审理。2016年7月6日,原告赵荣、白迪向本院提出司法鉴定申请,本院于2016年9月18日依法委托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2017年9月26日上述司法鉴定所向本院出具鄂中司鉴2017临医鉴字第52号《法医司法鉴定意见书》。因工作变动,合议庭成员变更为由审判员侯立平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陈文萍、许鹏洲参加的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于2017年11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赵荣、赵荣与白迪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万利强,被告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委托代理人万玲、徐浩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赵荣、白迪诉称:患者白大川于1945年1月15日出生,汉族,患病住院时71岁。2016年4月8日,患者白大川因“头痛、头昏4天、加重1天”而到武汉市中心医院住院。入院时神志清楚,心率80次/分,血压145/90mmHg,头痛呈阵发性,伴头昏、恶心、呕吐,余正常。入院诊断为:1、头痛查因:脑梗塞?2、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组)。同日,行头部CT示:脑内多发腔隙性脑梗死;鞍上高密度影。另血常规、肝肾功能、电解质、血凝常规、各种激素、ECG均正常。4月9日,行垂体MR示:鞍区占位,考虑为垂体瘤并卒中。4月10日下午,武汉市中心医院请外院医生对患者行“经鼻蝶鞍区占位病变切除术”。术后患者感觉视力障碍,双眼失明,并感觉鼻腔由液体流出。4月11日胸部X线示:双肺未见实质××变征象;CT示:术区积液,颅内及术区少许积气。医生未予重视和跟踪复查。4月12日查脑脊液常规和生化,指标均异常。4月18日CT示:蝶窦、筛窦及双侧上颌窦炎;双下肺感染。4月22日,医生查房时,患者诉发烧、头痛,查体温38.6℃,急查CT示:颅内大量积气,两下肺部分感染。查血白细胞33.7U/L。此时医生才考虑因手术致脑脊液鼻漏,并给予腰穿置引流管。家属要求转同济医院治疗,但医生认为没有必要转院,先腰穿刺引流,行保守治疗。4月25、26、27日CT均示颅内大量积气,双侧额颞硬膜下少许积液。26日脑脊液培养发现屎肠球菌。27日,患者不能讲话,意识模糊,家属通知医生。值班医生给科室李主任打电话,李主任指示要赶紧做手术。至此,才对患者行“经鼻蝶脑脊液鼻漏修补术”,术中发现,鞍底修补处有脑脊液流出。29日CT仍示颅内大量积气,邻近脑实质受压。5月6日脑脊液培养发现路邓葡萄球菌。5月14日脑脊液培养发现金黄色葡萄球菌。当日患者发高烧、头剧痛。5月15日,血气分析异常,显示酸中毒,因武汉市中心医院医务人员没有及时诊断患者术后的病情,也未采取正确的治疗措施,导致患者病情一步步加重,5月15日16:40,患者因治疗无效被宣布临床死亡。死亡记录记载的死亡原因是: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诊断为: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脑脊液鼻漏、颅内感染、肺部感染、垂体瘤术后。赵荣、白迪认为,武汉市中心医院医务人员在对患者进行垂体腺瘤切除手术过程中,违反医疗常规,操作不当、消毒不严,导致患者出现脑脊液漏、颅内积气,并引起严重的颅内感染、脑积水、肺部感染。术后医务人员未观察和重视患者病情,未及时发现和诊断出脑脊液漏、颅内感染、脑积水、肺部感染,也未采取有效的治疗措施,导致病情延误和加重,并最终致患者死亡。武汉市中心医院具有重大过错,并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因双方协商未果,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武汉市中心医院向赵荣、白迪赔偿医疗费32,999.30元、护理费3,401.9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280元、死亡赔偿金264,474元、丧葬费25,707.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付的交通和住宿费5,000元、鉴定费12,000元等共计329,090.23元;2、武汉市中心医院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武汉市中心医院辩称:鉴定书认定我院承担共同责任,承担责任比例过高。患者是术后常见并发症,鉴定意见从结果推断我院可能存在操作不当,没有依据。赵荣、白迪主张的部分赔偿数额过高,请法院依法核准。

经审理查明:患者白大川于1945年1月15日出生,居住在武汉市。赵荣系白大川的妻子,白迪系白大川的儿子。赵荣、白迪均居住在武汉市。

2016年4月8日白大川因“头痛、头昏4天、加重1天”而到武汉市中心医院住院。入院诊断为:1、头痛查因:脑梗塞?2、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组)。同日,行头颈部CT示:脑内多发腔隙性脑梗死;鞍上高密度影,建议CTA检查;颈椎退行性改变;颈3/4,4/5,5/6椎间盘突出。4月9日,行垂体MR诊断示:鞍区占位,考虑为垂体瘤并卒中,部分侵犯邻近海绵窦可能。4月1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对患者行“经鼻蝶鞍区占位显微切除术”。术后患者脑脊液鼻漏、颅内积气、颅内感染、肺部感染,给予抗感染、化痰、脱水、营养神经、腰大池引流及对症支持治疗。复查头部CT见积气未见减少,于4月27日急诊行经脑脊液鼻漏修补术,术中可见鞍底下陷,骨质变薄,部分肿瘤突破鞍底进入蝶窦。因患者费用超过医保大额,办理周转入院治疗。2016年4月28日,白大川出院,出院诊断为:1、垂体瘤并卒中;2、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组);3、肺部感染;4、脑脊液鼻漏;5、颅内感染。住院天数20天。白大川支付住院费25,824.45元。

2016年4月28日,白大川入住武汉市中心医院继续治疗,4月29日头部CT示:颅内积气基本同前;双侧额颞硬膜下少量积液表现同前;余脑内情况基本同前;两下肺感染范围较前有所减少;双侧胸腔少许积液,较前略有吸收。5月6日,脑脊液培养示路邓葡萄球菌。给予抗感染,激素替代及营养支持治疗,患者症状好转,办理周转入院治疗。2016年5月6日,白大川出院。出院诊断:1、垂体瘤术后;2、脑脊液鼻漏;3、肺部感染;4、颅内感染。住院天数8天。白大川支付住院费2,109.08元。

2016年5月6日,白大川入住武汉市中心医院继续治疗,入院后给予抗感染、营养支持、化痰及对症支持治疗,患者病情继续恶化,出现呼吸、心跳停止,抢救无效,5月15日16:40临床死亡。死亡记录载明死亡原因: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诊断: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脑脊液鼻漏,颅内感染,肺部感染,垂体瘤术后。白大川实际住院9天。白大川支付住院费3,915.05元。

上述住院期间,白大川还支付门诊费用1,151元。

2016年7月6日,赵荣、白迪向本院提出司法鉴定申请,申请对武汉市中心医院在诊疗救治白大川的过程中是否存在医疗过错,若有过错,则其过错与白大川的死亡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过错责任比例进行司法鉴定,同时申请对白大川的护理时间进行鉴定。本院依法委托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该所于2017年9月26日向本院出具鄂中司鉴2017临医鉴字第52号《法医司法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部分载明:武汉市中心医院对白大川的诊疗过程中,医方的诊断、治疗方案、手术适应征、手术方式等未明显违反医疗原则,但存在如下过失(过错):1、高度注意义务欠佳,医方在第一次手术中,按规范对患者进行了颅底重建及修补,但患者术后出现脑脊液漏,为颅内感染留下了隐患,此后,虽采取非手术方法进行治疗,但效果不佳,不排除手术存在操作不当问题;当第一次术后发现患者颅内积气呈进行性加重时,应考虑进行修补,但医方在修补时机选择上值得商榷;2、手术风险及预后告知欠充分,对脑脊液漏发生后的风险及预后告知欠充分,未能及时采取适当方法进行最佳处置,虽针对性地抗感染治疗,但效果欠佳,使患者的知情权和心理预期受到了损害。鉴定意见为:武汉市中心医院在对白大川的诊疗过程中存有医疗过失(错)行为,与患者损害后果存有因果关系,建议其医疗过失(错)参与度系数值为40%-60%;护理期为手术之日起至死亡之日止。赵荣、白迪支付鉴定费12,000元。

另查明,2017年公布的湖北省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9,386元/年,上一年度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51,415元/年,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平均工资为32,677元/年。

因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较大,调解无果。

上述事实,有原告赵荣、白迪提交的住院病历、死亡记录、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户口本、独生子女证、门诊收费票据、住院费用发票、鄂中司鉴2017临医鉴字第52号《法医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等证据及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在案佐证,并经庭审核实,足以采信。

本院认为,白大川于2016年4月8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双方形成医疗关系。经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鉴定确定,武汉市中心医院在对白大川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失(错),该过失(错)与白大川的死亡有因果关系,过错参与度为40%-60%,本院认定武汉市中心医院应对白大川的死亡后果承担50%的赔偿责任。

赵荣系白大川的妻子,白迪系白大川的儿子,赵荣、白迪系本案的赔偿权利人。

本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依法核定赵荣、白迪的损失如下:1、医疗费,为32,999.58元(25,824.45元+2,109.08元+3,915.05元+1,151元);2、死亡赔偿金,按照法庭辩论终结前上一年度湖北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为264,474元[29,386元/年×(20年-11年)];3、丧葬费,按照法庭辩论终结前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计算6个月,为25,707.50元(51,415元/年÷2);4、住院伙食补助费555元[15元/天×(20天+8天+9天)];5、护理费,参照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平均工资计算,自手术之日起至死亡之日止共计36天,为3,222.94元(32,677元/年÷365天×36天);6、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本院酌定为500元;7、鉴定费12,000元。以上款项合计339,459.02元,由武汉市中心医院承担50%,即169,729.51元(339,459.02元×50%)。另外,本院酌定武汉市中心医院向赵荣、白迪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5,000元。上述费用合计194,729.51元(169,729.51元+25,000元)。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八条、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武汉市中心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一次性赔偿给原告赵荣、白迪各项损失合计194,729.51元;

二、驳回原告赵荣、白迪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153元,邮寄费20元,合计2,173元,由原告赵荣、白迪负担879元,被告武汉市中心医院负担1,294元。因上述款项已由原告赵荣、白迪预交本院,被告武汉市中心医院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向原告赵荣、白迪支付1,29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侯立平

人民陪审员  陈文萍

人民陪审员  许鹏洲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一日

书 记 员  黄兆珍

 


2018年05月21日

赵荣、白迪等与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更新时间:

当前分类

  • 评论列表
  •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
pt电子游戏网站_武汉医疗事故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