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

2017)鄂0102民初1916号

原告:吴全红,男,1971年10月9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麻城市,

原告:陈建平,女,1969年7月11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麻城市,

上述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万利强(特别授权代理),湖北伟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江岸罗成成西医外科诊所,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

经营者:罗成成,男,1976年2月14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汉川市麻河镇顺道街**号,公民身份号码:4209841976********。

被告:罗成成,男,1976年2月14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汉川市麻河镇顺道街**号,公民身份号码:4209841976********。

被告:武汉市汉口医院,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二七侧路*号。

法定代表人:陆家韬,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李军(特别授权代理),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武汉市江岸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二曜路21号。

法定代表人:林旋,主任。

原告吴全红、陈建平诉被告江岸罗成成西医外科诊所(以下简称罗成成外科诊所)、罗成成、武汉市汉口医院,第三人武汉市江岸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以下简称江岸区卫计委)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2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汤莉莉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赵静、危玉霞参加的合议庭进行审理。立案时,原告吴全红、陈建平向本院提出司法过错鉴定申请,本院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2018年6月12日,该司法鉴定中心向本院出具同济司法鉴定中心[2018]法医病理检字第YF-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因工作变动,合议庭成员变更为由审判员侯立平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赵静、危玉霞参加的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于2018年7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吴全红及其与原告陈建平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万利强,被告江岸罗成成西医外科诊所、罗成成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马仁福、余晶,被告武汉市汉口医院的委托代理人罗小春,第三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冯玉婷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全红、陈建平诉称,2016年10月20日上午10:24,患者吴赛霞因“头晕、头天晚上拉肚子”,由男朋友许璠陪同来到罗成成外科诊所就诊。罗罗成成简单听了患者描述后即诊断为“急性肠胃炎”。10:38,在输液大厅罗罗成成开始给患者输液。12:56,患者胸部不适,手捂胸口,开始吃面条。13:10,患者吃完面条后即开始呕吐,手捂胸口。当时罗成成不在场,其妻子看到了,没有告诉正在睡午觉的罗成成,也没进行任何处理。13:16,患者很难受,坐在椅子上往下溜,罗成成的妻子这才把罗成成找来,随即患者被扶入里面有床的小房间躺着继续输液。从13:22至14:54第三袋输液完成这一个多小时里,患者感觉胸闷,不停地用手拍胸口,罗成成有时候在场,安慰说没事,表示有一点反应很正常。更多的时候罗成生不在小房间,甚至不在诊所里。15:01,患者离开诊所时,罗成成就不在诊所里,患者对罗成成妻子说,胸闷蛮厉害的。在整个诊疗过程中,罗成成没有书写并向患者提供门诊病历。患者回家后躺床上休息,服了2颗诊所开的藿香正气胶囊,服药5分钟患者开始吐,脸色苍白。男友许璠赶紧打120,并对患者进行人工呼吸,同时让母亲去诊所叫罗成成。罗成成来后做人工呼吸、胸外按压。120救护车来后,医生就地抢救,行电除颤,后患者被送到武汉市汉口医院。门诊查心电图示:窦性心动过速,st-t呈急性缺血损伤改变,异常Q波。立即转入住院部重症医学科。入院诊断为:心脏骤停、心肺复苏术后、电除颤术后。入院后行气管插管,给予亚低温、减轻脑水肿、保护营养脑细胞治疗,并给予抑酸护胃、抗炎、扩容、升压治疗。24日2:55,患者被宣告临床死亡。11月3日,江岸区卫计委组织罗成成、吴全红进行协调,提供诊所10月20日的监控视频。2016年11月1日,吴全红申请江岸区卫计委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患者进行死因鉴定。该鉴定中心经尸检认为:患者吴赛霞重度心肌炎继发左冠状动脉口赘生物及动脉血栓栓塞、急性心肌梗死等病变。结合分析认为,吴赛霞系重度心肌炎继发急性心肌梗死,最终致急性心电功能衰竭而死亡。罗成成外科诊所、罗成成、武汉市汉口医院的诊疗行为均存在过错,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罗成成外科诊所、罗成成、武汉市汉口医院共同向原告吴全红、陈建平赔偿医疗费21,270.68元、护理费482.38元(35,214元/年÷365天×5天)、住院伙食补助费300元(60元/天×5天)、死亡赔偿金637,780元(31,889元/年×20年)、丧葬费27,951.50元(55,903元/年÷2)、送尸检的车费、力费1,600元、亲属办理丧事的交通费、住宿费及误工费5,000元、鉴定费27,000元(15,000元+12,000元),以上项目合计721,384.56元,按照85%责任比例计算为613,176.8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663,178.88元。

被告罗成成外科诊所、罗成成辩称,对年轻生命的去世,深表同情,向家属表示歉意。请法庭查明事实,依法判决。

武汉市汉口医院辩称,我院对吴赛霞的诊疗行为没有过错,请求驳回吴全红、陈建平对我方的诉讼请求。

江岸区卫计委辩称,我委已经依法依规对罗成成外科诊所进行了行政处罚,本案与我方无关。

经审理查明:吴全红与陈建平系夫妻关系。吴赛霞系吴全红、陈建平的女儿,吴赛霞生前在武汉市江岸区居住、生活。

罗成成外科诊所诊疗科目为西医外科。

2016年10月20日10:24,吴赛霞因“头晕,恶心,呕吐一天”到罗成成外科诊所就诊,查体:T:36.5℃,P:76次/分,神志清晰,咽充血(-),扁桃体不肿大,双肺呼吸音清晰,心率齐,各瓣膜听诊区未闻,腹平软,右上腹(±)无反跳痛,肠鸣音正常。初步诊断:呕吐原因待查,1.胆囊炎待排,2.急性胃肠炎,3.过敏性呕吐?治疗意见:1、0.9%氯化钠250ml,奥美拉唑针40㎎,静脉滴注;2.0.9%氯化钠250ml,甲磺酸左氧氟沙星0.3g,静脉滴注;3.观察病情,不适随诊,加重转上级医院治疗。10:38,罗成成开始给吴赛霞输液。13:10,吴赛霞进食一碗面条后出现呕吐,呕吐物为胃内容物,头晕无缓解,诉胸口疼,输液时左氧氟沙星药物引起手臂瘙痒,吴赛霞要求停输甲磺酸左氧150ml左右。15:00输液完毕。15:42,吴赛霞家属来诊所说吴赛霞不适、呕吐,罗成成和吴赛霞的家属一起看望吴赛霞。15:52分左右,吴赛霞神志丧失,呼吸停止,面色苍白,脉搏消失,四肢冰冷,立即进行心肺复苏,5分钟左右呼吸恢复,脉搏微弱,继续心肺复苏。16:05,120救护车到达现场并采取救治措施。

2016年10月20日17:40,吴赛霞被送入武汉市汉口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入院诊断为:心脏骤停、心肺复苏术后、电除颤术后。立即给予重症监护,行气管插管,给予亚低温、减轻脑水肿、保护营养脑细胞治疗,并给予抑酸护胃、抗炎、扩容、升压治疗。10月20日,超敏肌钙蛋白T1180.00ng/L、B型利钠肽前体(NTproBNP)206.10pg/ml、降解素原0.082ng/ml、谷草转氨酶207U/L、乳酸脱氢酶592U/L、肌酸激酶377U/L。10月21日,超敏肌钙蛋白T7814.00ng/L、B型利钠肽前体(NTproBNP)9197.00pg/ml、谷草转氨酶906U/L、谷丙转氨酶289U/L、乳酸脱氢酶1955U/L、超敏C反应蛋白30.20mg/L。10月22日,超敏肌钙蛋白T>10000.00ng/L、B型利钠肽前体(NTproBNP)14759.00pg/ml、谷草转氨酶912U/L、谷丙转氨酶306U/L、乳酸脱氢酶2495U/L、超敏C反应蛋白31.80mg/L。吴赛霞入院后多次出现室颤、心脏骤停,予以电除颤、心肺复苏处理。10月24日1:40,吴赛霞出现心跳停止,行心肺复苏术,予肾上腺素等反复静推,吴赛霞心跳始终无法恢复,于2:55瞳孔散大并固定,心电图示全心停搏,宣告临床死亡。死亡诊断:心脏骤停。

2016年10月20日至2016年10月24日,吴赛霞在武汉市汉口医院共产生医疗费21,270.68元,其中有15,000元是罗成成支付的,6,270.68元为吴全红、陈建平支付。2016年10月29日,吴全红、陈建平支付亲属办事丧事的住宿费1,844元。2016年11月1日,吴全红、陈建平支付送尸检的车费、力费1,600元。

2016年11月1日,江岸区卫计委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对吴赛霞的死亡原因进行鉴定。2016年12月25日,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同济司法鉴定中心[2016]法医病理检字第F-422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载明,根据法医尸检及组织病理学检查,结合现有案情、病历资料及死亡经过、综合分析,认为吴赛霞系重度心肌炎继发急性心肌梗死,最终致急性心电功能衰竭而死亡。吴全红、陈建平支付法医病理鉴定费15,000元。

2017年1月23日,江岸区卫计委对罗成成外科诊所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给予其罚款4,500元,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行政处罚。

2017年2月9日,吴全红、陈建平向本院提出司法过错鉴定申请,申请对罗成成外科诊所、武汉市汉口医院在诊疗吴赛霞的过程中有无过错,如有过错,该过错与吴赛霞的死亡后果之间有无因果关系及过错参与度进行鉴定,本院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该中心于2018年6月12日向本院出具同济司法鉴定中心[2018]法医病理检字第YF-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该司法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部分5载明,吴赛霞2016年10月20日至10月24日先后在罗成成外科诊所及武汉市汉口医院就诊,最终因重度心肌炎继发急性心肌梗死致急性心电功能衰竭而死亡,其死亡主要系其自身疾病发展演变的结果;罗成成外科诊所对吴赛霞的诊断存在漏诊、对病情评估不足,最终导致病情延误之医疗过失,该过失与吴赛霞死亡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建议其医疗过失参与度为B级(1%-20%,供办案单位参考);武汉市汉口医院对吴赛霞的抢救、治疗符合当前医疗常规,不存在医疗过失,建议其医疗过失参与度为A级(0%,供办案单位参考)。鉴定意见载明:根据审核文证资料,结合医患双方听证会意见及相关临床专家会诊意见,综合分析,认为吴赛霞的死亡主要系其自身疾病发展演变的后果;罗成成外科诊所对吴赛霞的诊断存在漏诊、对病情评估不足,最终导致病情延误之医疗过失,该过失与吴赛霞死亡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建议其医疗过失参与度为B级(1%-20%,供办案单位参考);武汉市汉口医院对吴赛霞的抢救、治疗符合当前医疗常规,不存在医疗过失,建议其医疗过失参与度为A级(0%,供办案单位参考)。吴全红、陈建平支付鉴定费12,000元。

另查明,2018年公布的湖北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1,889元/年,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55,903元/年,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平均工资为35,214元/年。

由于双方各执己见,故调解未成。

以上事实,有原告吴全红、陈建平提交的视频监控光盘、吴赛霞在武汉市汉口医院的住院病历、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江岸区卫计委调查罗成成外科诊所的现场照片3张、病员登记本、门诊病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正、副本)、医师执业证、营业执照、行政处罚决定书、医疗机构申请注销登记注册书、住院费发票、收据2份、户口本、营业执照2份、证明2份、房屋租赁合同、房东吴进春身份证复印件、[2016]法医病理检字第F-422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法医病理鉴定费发票、同济司法鉴定中心[2018]法医病理检字第YF-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法医司法鉴定费发票,被告武汉市汉口医院提交的吴赛霞住院病历等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采信的证据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2016年10月20日至10月24日,吴赛霞分别在罗成成外科诊所、武汉市汉口医院进行了诊疗,吴赛霞与罗成成外科诊所、武汉市汉口医院均形成医疗关系。经吴全红、陈建平申请,本院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该中心出具鉴定意见:吴赛霞的死亡主要系其自身疾病发展演变的后果;江岸罗成成西医外科诊所对被鉴定人吴赛霞的诊断存在漏诊、对病情评估不足,最终导致病情延误之医疗过失,该过失与被鉴定人吴赛霞死亡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建议其医疗过失参与度为B级(1%-20%,供办案单位参考);武汉市汉口医院对被鉴定人吴赛霞的抢救、治疗符合当前医疗常规,不存在医疗过失,建议其医疗过失参与度为A级(0%,供办案单位参考)。据此鉴定意见,并考虑到罗成成外科诊所的诊疗活动超出《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登记范围及造成吴赛霞死亡的严重后果,本院认定罗成成外科诊所应对吴赛霞的死亡后果承担20%的赔偿责任,武汉市汉口医院对吴赛霞的死亡后果不承担赔偿责任。

吴全红、陈建平系吴赛霞的父亲、母亲,吴全红、陈建平系本案的赔偿权利人。

吴赛霞在武汉市汉口医院住院前一年在武汉市居住、生活,应按城镇标准计算相应损失。本院认定吴全红、陈建平的损失为:1、医疗费为6,270.68元;2、护理费,本院按住院天数4天计算护理期,为385.91元(35,214元/年÷365天×4天),对于吴全红、陈建平主张的护理费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3、住院伙食补助费200元(50元/天×4天),对于吴全红、陈建平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4、死亡赔偿金637,780元(31,889元/年×20年);5、丧葬费27,951.50元(55,903元/年÷2);6、送尸检的车费、力费1,600元;7、亲属办事丧事的交通费、住宿费,本院酌定为3,000元;8、鉴定费27,000元(15,000元+12,000元),上述款项共计704,188.09元。根据鉴定意见,罗成成外科诊所应承担20%的赔偿责任为宜,即140,837.62元(704,188.09元×20%)。精神损害抚慰金以10,000元为宜,合计150,837.62元。关于吴全红、陈建平提出的罗成成外科诊所隐匿、拒绝提供病历资料、伪造病历资料的问题,因其未能提出充分证据证明,故本院不予支持。因罗成成外科诊所为个体工商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个体工商户的债务,个人经营的,以个人财产承担;家庭经营的,以家庭财产承担;无法区分的,以家庭财产承担。”因罗成成外科诊所的营业执照上载明的经营者为罗成成,故对于吴全红、陈建平要求罗成成外科诊所与罗成成承担共同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五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江岸罗成成西医外科诊所、罗成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给原告吴全红、陈建平各项损失共计150,837.62元;

二、驳回原告吴全红、陈建平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641元,邮寄费100元,共计3,741元,由原告吴全红、陈建平负担2,587元,被告江岸罗成成西医外科诊所、罗成成负担1,154元,因上述案件受理费已由原告吴全红、陈建平预交,被告江岸罗成成西医外科诊所、罗成成在支付上述判决款项时,将案件受理费1,154元一并支付给原告吴全红、陈建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侯立平

人民陪审员  赵 静

人民陪审员  危玉霞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汪 为

 


2019年03月05日

吴全红、陈建平等与罗成成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更新时间:

当前分类

  • 评论列表
  •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
pt电子游戏网站_武汉医疗事故律师网